I'm falling for you .

我可以快乐的和你谈话,但不代表我信任你呀。

就算你哗啦哗啦说了一堆,好似倾诉,我也仍保持思考,思量我一会的发言怎样才算得当,怎么安慰你又不暴露我的想法。

别说我怪异呀。你看你,不也是一会东墙倒西墙栽的。怎么能一时脑热和你达成共识?


评论
热度(2)

© May en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