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'm falling for you .

好像一直是这样的关系,什么时候都不变。

时间的冗长,空间的转化让人产生错觉。

仿佛一回头,什么都没有变的静置在那里。一往如既的让人安心。

长辈都很疼孩子。

总感觉一直被保护着,甜甜的哄着,在他心里,你犹如与外界割裂般优秀。虽然不是如此。这样甜的话语时常诱惑我安心,让人陷入幻觉,好似的确如此。内心的满足与自豪隐隐膨胀,炸出绚烂的花,连这样的花,都甜的心疼。

我们好像长大了。

又好像没长大。

外界的变化对人的冲击我从未有真切的实感。我变了吗,好似没有。是外界在变。我不过试图在不断变化之中找回原来的位置。

一直是被保护的地方,和被伤害的地方。也没有变。

你的穿衣风格,头发的长度。

这样的变化无关紧要,你也犹如以前,不擅长交际,与人对谈。有时候我甚至需要大着脑袋替你去。

变了吗?

没有啊。

没有变吗?

没有啊。


评论

© May en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