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'm falling for you .

她用指尖触屏她的眼睑。

缓缓抚过。最终停留在眼皮上,稳稳的按着,她阖上眼。她感到压迫,但指尖传来的温度令人贪恋。于是她们一直保持这个姿势。


“你扪心自问,你有罪吗。”

“他们如此期望你,你却令他们失望,你有罪吗。”

“你欺骗他们,欺骗自己,你有罪吗。”

她感到眼里有热流在打转。是的。有罪。有罪。她在心底呐喊。

按压在眼皮上的指尖透着危险的意味,只要她用力和深入,她就会尖叫和疼痛。但她们无声的静置着,她默默不语,她则在心底无声的哭泣,等待责罚。


“你有罪吗。”

“但大家仍然不知情的包容你,你兀自腐烂,只要自己知晓。”

对不起,对不起,对不起。请惩罚我。

我需要疼痛来警醒。

她轻轻掀开她的眼,启唇缓缓道,“你有罪吗。”

眼里充斥着血丝。是的。是的。她在心底回答。

她触碰瞳仁,缓缓的打转,时而挤压。最后她发力,指尖从边缘陷入,与眼珠暖暖的挤压在一起。血液喷涌。

“你有罪吗。”

是的。是的。

她在心底歇斯底里,癫狂和吼叫。

所以请叫醒我。无论多么痛。

请叫醒我。


评论

© May ends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