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'm falling for you .

那个啊,我真的是粘液质的人啊,事到如今我也承认我的反射神经缓慢了。

昨天不是看了流星了嘛,

其实昨天是空兴奋,今天才慢慢的,慢慢的意识到,我看了流星了。和如此浪漫的事零距离接触,我突然意识到。

我们女生宿舍的天台。有好多人,

大家仰着头,把头靠在天台的水泥护栏上,以此收获天空的全景。大家都很兴奋呢,我也拿出手机看了看,”2度诶,还好啦很暖和哦”
又和舍友絮絮叨叨海南人怎么来北方不怕冷的话……

等待着。等待着。等待那一刹那流光闪烁,

真的等到了!一起尖叫起来!啊啊啊啊!我看到了!我看到了!

真的是好开心的事啊,

好梦幻啊,突然才想起来,那一抹光突然闪烁在天际,真的,好浪漫啊。自然...

姐姐说,年龄越大,越能发现姨妈很影响情绪


我觉得很对,我有时候会莫名烦躁情绪跌宕像直升飞机起飞又被打掉,

我打电话给姐姐,她这么说,你是不是姨妈要来了


我说没来吧?


两天后姨妈就来了。


我觉得我姨妈也要了,因为我从睡醒就开始不爽到现在了。

为什么4H的木头味道这么辛辣,辣的我肠子泛酸。

美术老师可真能抽烟啊,

八点上课,专业课老师从来都晚到,他三十五分前就到教室里,

身上的烟味还那么崭新。

下课的时候发现

烟味还粘在我的羽绒服上了。

我要和你恋爱

我看见这个美术老师的时候,我就想起了安妮宝贝描写的那个美术老师。

《莲花》里内河爱上的美术老师。略微遢逊的外表,讲话的时候弯下腰来,仔细听你说话。

他令内河感到平等,宽容,以及想爱的感情。尽管,这段爱情,禁忌不被允许,也在书里走向了破灭。

今天久违了画了素描。

我找到感觉了,并发现,好像比以前的笔触,更不同了一点。我是否认为,绘画真的已经植入我的身体里,随年龄改变形态。

老师夸我的线条好看,我好欣喜,在绘画的领域里,我仍感到宽容,想要前进的动力。我好久没有意识到我在画画了。我真的,很高兴。

但也是好久没有画,有很多细节方式忘掉了,老师慢慢帮我拾回记忆。

我并非想要喜欢他,虽然我对...

我说,我要不是感冒了,就是鼻炎又犯了e_e

这种感觉真好,大家都有自己的事可做

围绕自己为主体中心转啊转 我一直都希望我能自己为自己做什么

这次的模型是我的心理突破吧


但是我不能再熬夜了 自从那次肠胃炎复发,我觉得胃开始疲弱,尤其在熬夜后


我得注意身体啊

拉维莱特
伯内特
法国雪铁龙

开学才两天 我已经累成老狗逼了

💙💙💙💙💙

哎呀,有人今晚七点在原宿一兰拉面看到大野智呀

粉红色T帽子和口罩呀

原来大野智真的在日本东京某个地方好好活着啊

事到如今我还是矫情一下好惹,地球村哈哈,一想到大野智被人目击这件事,不仅有推上有樱花妹在讨论,然后没几秒消息就传到中国来,一群蓝担女孩在微博狂high呀

high什么?就是high嘛!

1 / 15

© May ends | Powered by LOFTER